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查看: 188|回复: 0

《海诗刊》第806期【军旅诗坛】赵华奎的诗:钢铁之舞(组诗)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11-20 21:31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879

    主题

    947

    帖子

    416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160
    发表于 2018-4-11 00:3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诗刊》第806期【军旅诗坛】赵华奎的诗:钢铁之舞(组诗)
    原创 2017-11-27 赵华奎 海诗刊

    赵华奎的诗:钢铁之舞(组诗)
    【诗人简介】:
           赵华奎,安徽合肥人,现居广东肇庆。95年开始发表作品,闲散式习文至2007年,2016年拾笔。诗文散见于《椰城》、《大别山诗刊》、《世界日报》、《诗歌周刊》、《战士文艺》、《战士报》、《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报》等军内外刊物,有部分作品入选诗歌集,与他人合著出版诗集《南岛军魂》。



    子弹,飞行中有一种痛



    峥嵘日月务虚写实
    容得下枪声贯耳,沙土灌目
    此时的目光,直达百米之远
    紧盯着一个个胸环靶,像火焰,灼烧

    阳光烈。练兵忙。我们卧地据枪
    排除掉准星与缺口处的虚光,聚目瞄准
    食指扣动扳机的一瞬
    一个清脆的念头,随即冲出枪膛

    这是子弹,一粒从火里淘出的钢铁
    一块从体内采出的骨片
    它正贴着草地疾速飞行,再次扑向火
    穿越火,突入硬实的泥土

    千疮百孔的记忆中,子弹仍在呼啸
    我伸手便能触及,它飞行中的一种痛
    那不是从痛苦里剔出的痛
    而是在痛快里肆意漾动的痛



    我划开堑壕内升腾的烟尘



    续读一句枪声,接替另一句枪声
    直抵前沿阵地。密密匝匝的坡草间
    掩映着昨夜构筑的坑道和堑壕
    我们的青春被钢铁裹围
    急于跳出体外,像旋风,为草木领舞

    垒起沙袋和石壁,且作挡弹墙
    阻抵弹片撕开突破口,将如炬的目光
    击伤。而我更热爱枪声经过头顶上空
    尖利之音,惊醒每一根蛰伏的神经
    更热爱那句被热土置顶的歌词
    在烈日下回唱,经久不绝

    我举枪刺,划开堑壕内升腾的烟尘
    与风合力揭破,遗失于泥土里的战斗
    让它从此刻发起,在心间打响
    虽然我知道,在绿白相间的地形图里
    我只是一颗小小的水准点
    但也能标记出一场战斗的方向

    当风止火熄,当烟消尘散
    一群鸟携云从远方飞来,落于堑壕处
    仿佛一支持枪换班的队伍



    匍匐前进



    像风匍匐前进,任阳光从身下穿越草丛
    那些高姿的、低姿的、侧身的爬行动作
    是否也能成为征服高地的战术
    将我的锋芒抵向大地?

    细沙与微尘,紧紧依附着钢蓝的枪体
    囚禁的意念一放闸口,便势如破竹
    陷入怀想中的战斗
    我从春天而来,从开口的石壁而来
    那一道流向分明的水,似我疾速攀爬

    匍匐前进,快些,再快些
    这些如山的指令,叩击厚实的地面
    这些急促的号声,追赶无数次冲锋
    封存的枪刺,再次亮明如火的身份
    眉间的火,体内的火,瞬间将我点燃

    哪怕烟尘迷住了双眼,何惧?
    哪怕坚石硌伤了血肉,何惧?
    其实,每个士兵都是一支挺立的钢枪
    不分白昼与黑夜
    皆守在太阳起落的地方



    狙  击



    从一个阵位到另一个阵位
    相当于存与亡之间的距离
    每移一步,都可能滑入陷阱,越线触雷
    肉体化为碎片,血如浓水溅飞

    战斗,历来是钢铁与钢铁的胶着对决
    飞舞的弹片
    便是一句最实的证词

    而成规模的战斗背后,总留几手伏笔
    如高地上、密林里、深草间
    还隐藏着一些虎影与鹰眼
    静候猎物出现,并一一捕食

    我们也在自己的体内埋下伏笔
    像埋进一粒粒澄黄的子弹,随时冲出体外
    将那些杂草丛生的欲念,纷纷狙杀



    卷  击



    同一块土地,埋藏着大小不同的战斗
    好比同一张地形图,潜伏着
    形态不一的行动想定

    风或缓或急。烈日心思缜密
    山巅与谷地,都被头颅加速开辟成战场
    换算成兵马辎重的容量

    地形图上,一只红蓝铅笔在疾步行走
    我可以轻松绘出高地,绘出战斗部暑
    绘出攻击阵形里的每一辆战车
    每一门炮和每一挺机枪

    但我更愿意落下重刀
    刻出泥土耸隆的骨节,劈出铁血激流
    从山这边,向山那边,呈两翼卷击



    钳  击



    战斗持续至黄昏
    攻击轴线越扯越远
    前进的队伍越拉越长
    炮火仍很密集。隆隆炮声延伸之处
    便是我们必须占领的制高点

    火未熄。雷场死寂。进攻受阻那刻
    需屏住呼吸,看扫雷弹破雷辟路
    听近处的枪声是否缄口
    远处的炮声是否稀疏
    并在二次冲锋发起之前,重整好部署

    然后,像狼群一样冲出去
    举着一排排钢牙,撕吞着入口的猎物
    也像一把把铁钳
    将它们最后一道防线咬断,扯散



    伏  击



    烈日置火,扑向寂静的高地
    水处于低壑,无法将清凉送上来
    草密,穿不过一阵风,但适合人影隐没
    枪刺抵出锋刃

    每一双眈眈虎目,都在巡视游猎
    冒然而进的活体
    每一丝风吹草动,都是泥土翕动翻身
    默记钢铁,植进它体内的骨节

    一支队伍埋伏了许久
    这些蜇姿的肉体,早已被水浸湿
    迷彩服包裹的热潮里
    心,在死命摁住涛声。像一条暗河

    我亦须竖起根根利刺
    仿若一只守在洞口的刺猬
    瞄准一条企图入室的毒蛇,瞬时出击



    鹰击行动



    以硬羽博击长空,以利爪逐兔荒野
    这是苍鹰惯用的两种战斗技术
    而钢铁,长于兴风削土,精于割肉噬血
    在天地之间,旋转式飞舞

    秋深。山野黄。一株朽木支撑着骨架
    镂空秋水流失后的记忆
    一只鹰收起翅膀,循山色远晀
    独自握住苍白的孤独,猎寻血色愿望

    午后干瘪。我缩紧空荡荡的胃
    借朽木取火,借火续烟,借烟筑路
    并在濒临冷冬之前
    攒积一些秋风筛漏的碎屑

    就如此刻,我被一道令符掷向高地
    展开猎秋行动。而作为最后的主导者
    我必须从流水里挑出骨刺
    从钢铁里挑出利爪硬羽。像追风之鹰



    闪击时刻


    除了寂静,天地间充满无尽的喧嚣
    对峙或纷争。像云,放晴时散白布蓝
    沉郁时,阴着厚厚的灰脸
    但终究掩饰不住惊雷与闪电

    这片葱茏的高地,已被钢铁筑成沙场
    高峰、丘壑、深谷,埋藏着一件件火器
    一座座营帐,以及许多束锐利的目光
    只等冲锋的信号枪打响

    我们已无心擦拭枪体上的沙尘
    和脸上的汗水。无心打理钢盔下
    被烈日烤焦的须发。无心设想
    弹群经过时,泥土是否会重伤

    因为,我们的体内也埋藏着闪电
    正在聚拢一束冲击之念
    以迅雷之势,将前进中的阻击点
    一一拔除,覆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