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查看: 2366|回复: 0

《海诗刊》第804期【来稿选登】林韵的诗:从泥土里仰望春天(组诗)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11-20 21:31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885

    主题

    953

    帖子

    418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184
    发表于 2018-4-11 00: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诗刊》第804期【来稿选登】林韵的诗:从泥土里仰望春天(组诗)
    原创 2017-11-24 林韵 海诗刊

    林韵的诗:从泥土里仰望春天(组诗)
    【诗人简介】:
           谢玲玲。笔名:林韵。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诗歌、散文写作近三十年。作品散见于《散文》、《青年文摘》等各大报刊。认为写作是心灵的歌唱,是内心真善美的表达,是一个人用真面目爱这个世界的方式。



    长剑一样的阳光


    阳光交错,只有这一缕
    烙在我的身体上
    并随岁月生长而苍老皱褶
    从我的心递到你的心
    要走过千山万水,以及
    长而又长的生命时光
    把我的前生截断,也把后世砍削
    只留下这些,可以像蚯蚓
    让新生的身躯里满是你
    这柄长剑,从我的手心开始
    一直延伸下去
    到达你的窗口,灼热的温度
    如何收藏,你呆呆地站在那里
    任我将你劈成两半
    一半随流水,孤舟无尽头
    一半立岩石,云海苦眺望
    爆一朵花,又一朵花
    一道伤痕一朵花
    我为此惊心,又不能停止舞动
    剑气所指,柔软和渴望
    你无处可逃,因为
    你也怀着长剑一样的阳光



    果壳里


    果壳里,是我的世界
    你无法进入,有另一个天空
    云朵的形状,是你的眼神
    你用雨滴敲门,还夹杂着滚滚雷声
    多么虚幻的、抓握不住的声音
    我守着这一点苦和涩
    就是疼痛和磨难的源头
    你许给我的美好,开了花
    还有那么漫长的时间,需要熬过去
    还有各种扭曲需要适应
    我看不到自己会长成什么样子
    在伐倒之前
    被谁左右着、拉扯着、砍削着延伸
    我在果壳里,艰难地扭动
    壁垒森严的心里
    有薄弱之处吗,透过一点点光
    渗进一丝丝风
    浸泡在汁液里,打破沉睡和安宁
    被鸟儿啄痛
    向上冲,就有天空
    可是,我的果壳多么温暖
    依依不舍,泪珠滴落
    却烫出了孔洞
    被逼无奈钻出来
    用纤弱去面对所有的残忍



    从泥土里仰望春天



    上天只给予我这样的角度
    我看见你掠过的身影
    像一片巨大的云
    掀起的风,充满了你的味道
    我举起一朵花,承接住一丝就够
    自己慢慢酝酿
    就会有独特的色彩和芳香
    你可以遗忘、忽略
    流水总会化成雨滴到达
    在你的笑容板结之前
    我收集到透明的稚嫩和无染的纯净
    最低矮的地方,听见许多声音
    黑夜里,有什么一批又一批
    来去飞奔
    狂风般的渴求和欲念
    就是你的本能
    肆虐的浪潮,将我的仰望踩踏下去
    却踩不断辽远的眼神
    天空再小,也是接近太阳的窗
    我把自己收藏在这里
    是替你酿的蜜,什么时候来取
    或者丢弃,都没有关系
    你已经在我的血脉里



    缝  隙


    不想追问,你在哪片云朵下面
    太阳光用怎样的角度照射你的脸
    给世界看的表情,纤毫毕现
    风复制传播,回到海边的沙粒
    我的秋风,你的潮汐
    有些贝壳回到岸上
    只剩下白色骨骼了
    最柔软的那部分融进时光深处
    你捧在手心也无法保存
    不如夹进皱纹里
    背景模糊而平淡
    你所牵动的轨迹,织不出
    闪烁的锦缎
    我抚摸的手指太粗砺
    遥远的一滴水,无法到达我的唇边
    反射出你生活的真相
    怎样抵制垂垂老矣
    我只能安静地守住这处缝隙



    传 递



    我猜度不出你的目的
    从水纹里、烈焰里,从折断的树枝里
    和开裂的龟甲里
    从青铜里、玉石里,从大海的珍珠里
    和地底的煤层里
    我想进入这一切,坚硬柔软的一切
    没有阻挡自由来去
    在岩石里,就成为一粒砂
    在草丛里,就成为一条根
    在人世间呢?我只能成为自己血肉的躯体
    多么软弱,任何一种东西就可以穿透
    就可以夺走活着的权利
    我想站在山巅面对你
    又想躲进隐秘的角落,悄无声息
    听见山洞外,有野兽吼叫着经过
    还有聚集的鼓声,唤我去拥有力量
    可我被你制约了,你就在我的耳边
    说一些预言,高深莫测的话语
    我不到百年的生命,怎能携带着走过千年
    况且,你说出来的,只是散落的碎片
    我找不全所有的人、所有的花、所有的闪电
    只能慢慢蕴含,缓缓释放
    模仿秋天到春天的轮回
    等待着,有谁会拥有同样的孤独
    并具备同样的眼神
    在荒野里寻找
    听风,看鸟,体会相同的哭笑意味



    给 予


    攥在我手心里很多年
    就是不肯递给你
    润湿洇开模糊的形状
    已经分辨不出
    生长时,停留时,刻挖时
    堆积时的情感
    曾经具有的细微差别
    哪一点都足够让你刻骨铭心
    将尖锐清洗
    我还是不肯松手,归于渺然烟尘
    有人说,这是一种爱,也是一种冷静
    留下的是刀尖,还是种子
    都已在血肉里穿行,如果时间足够
    我的身体会变成开花的原野吗?
    或者变成苍茫的沟壑纵横
    你的呼唤从未停过
    我有勇气面对交付出去的空吗?
    我能够穿过狂欢背后的寂静
    到达无所依凭的消融吗?
    我所给的,你所接的
    真的是同样质地的珠玉吗?
    可是,我的角度,你的角度
        看见的光芒完全不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