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查看: 60|回复: 0

《海诗刊》第735期【实力诗人】吴天鹏的散文诗:灵魂栖息的高地(组章)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11-20 21:31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834

    主题

    900

    帖子

    398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989
    发表于 2017-9-12 00:4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诗刊》第735期【实力诗人】吴天鹏的散文诗:灵魂栖息的高地(组章)
    原创 2017-09-01



    吴天鹏的散文诗:灵魂栖息的高地(组章)
    【诗人简介】:
             吴天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出版诗集《策马向西》、《铁血红》、《山河望》、《时光指针》,散文集《灵魂掌灯》,报告文学集《和平勋章》、《铁血金魂》。有多篇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在全国文学刊物发表并获奖。历任新闻记者、电视编导、诗人作家,现为国家质检总局机关党委宣传部部长。


    布达拉宫


           太阳抛洒着炙热的豪情,赭红色的山崖上,一只鹰收敛翅膀,眺望着空旷的高原陷入沉思。拉萨河的拐弯处,一片云在玛尼石上刻下六月的心事。站在一棵唐柳前,我是一颗落寞的沙粒,被风马旗吹送着远离阒寂,隐身于尘世的佛性显露出善念。
           独立在群山环抱的佛塔前,我合掌用心捻动每一粒星月菩提。我无法想象十六岁花季的文成公主,用了三年时光宿旷野、乘牛辇、战风沙、越绝域、从异俗,需要怎样的勇气和付出,使佛的惠泽让栖息的灵魂用身体去丈量高地。那是怎样的跋涉,从长安到西藏,从繁华都城到寂寥荒原,唐朝的公主用最坚定的爱情,让这片不毛之地娩出生命的绿意。
           面朝刺向苍穹的峭峰,我才知道渺若尘沙的一生,多么需要爱的护佑。布达拉宫红白相间的墙壁,多像碧空中火焰一样红彤彤的烈阳,多像月色濡染的静穆与端庄。当我心怀虔诚的心情,极目仰望这座云层般堆砌傲立在峭壁上的宫殿时,暮色正将一团乱云压低,搁置在闪烁着祥光的金顶。只需你深情地一瞥,也许你的目光将从此充满对慈悲和善爱的敬意。
           当我站在高天之下雪域之上,静静地追逐着漂泊的流云凝眸,极地的远处静默的雪山,独享着凛冽的罡风和日月精华的滋养,大地的秘境在此刻向我展开。这一瞬间,我不再仰慕高天举着刀翅翱翔的鹰隼,不再因高地绝域的艰险而生畏却步,因为我灵魂得到的净化,远比这流泻着幽蓝的寥廓苍穹举高了许多。
           远处的远处,雪域闪耀着圣洁的洁白,纯净明亮的如同飘临人间的哈达,为这片众佛安坐的土地送上吉祥献上祝福和如意。



    拉萨河


            捋平时间的褶皱,也无法让铺向天际的阔野绿浪翻滚,这寂静的荒原在冰寒中终结一切生命的痕迹。大地之下的根须收集所有水流的歌唱,一枚露珠透放出日月的绚丽之光。眼望岁月与流水汇成的拉萨河,我感觉到了摧枯拉朽的逼迫,这条携裹着冰雪躯体的河流,在蓝天迤逦的白云垂青下,散发出丰润的光泽。
           行走在荒芜的莽原上,与一条河流相遇是多么的幸福。这条宛若哈达的水流与远山缠绕在一起,同荆棘和格桑花和谐共生。那些拔节的青稞还未举出芒刺,就被烈阳烤干了茎叶,高地绝域从来拒绝羸弱和无助地成长,自由属于坚硬的罡风和鹰隼挥动的刀翅。
           我知道水流也需要时光的淬火,才能绵延不绝。如同我炙热的诗情,穿越黑夜才知道晨曦如此灿烂。当我最热爱的诗人如流星般逝去,他们一生的灰烬依然升腾着灼热的狂情。那些头顶白雪的山峰,历经霜雪的击打,头颅点燃暗夜的篝火时,用自己的刚猛人生挺立起信仰的坐标。我沿着河流离去的身影,是否带走了荒原一抹夕阳的迟暮?我们就像一去不复返的河流,一张张脸孔水一样掠过曾经挚爱的土地。
           我在雪域高原的另一场梦里醒来,梦见自己并未从梦里睡去,那些呼吸的惊惧令我窒息,而从未体验的死亡之念迫近并充满肉体。我深信灵魂会在睡梦的夜里归来,生命的信使从未停歇在要看到的日子或年份里失约,如同这条等待我的拉萨河,注定要流经我生命的一个片段。



    红河谷


           峡谷过于幽深,以致水流湍急汹涌。挂在山腰上的云朵,低过了我的肋骨,低过了一只鹰在红河谷的飞翔。
    迟缓拥挤的夏意在眼前晃来晃去,脚下的雪还未撤离坚守了整个冬天的山巅。我闯进山谷,未佩戴一颗向和平致敬的子弹,我是为寻找和平而来,为一朵花绽放的权利。尽管,曾经这里不让花绽放,只让血潸潸漫过那些高过大地的草尖。
           我多年不肯远行,生怕跋涉的误入让我明了那次的交搏。人类远比野兽残忍,他们互相把对方置于死地,睁着眼睛让世界瞑目。我在一片河谷找到佐证,一块岩石上留着牙印,那曾经咬碎骨头的英武壮怀,让我在几茬人的丛林里,依然感觉到英姿勃发。我从未止步于历史面前,在这方干净优雅的大地上,为了高贵的尊严,我宁肯舍其项上之颅,让这河谷的流水覆盖其身。
           今天,我站在这道大地无法愈合的红色伤口前,以诗人的名义,以曾为军人的身份,用良知和爱唤醒那些沉睡在史海中,与边塞有关的人和荣耀。这里春风不度,六月还在落雪,拨开历史的尘埃,把岁月的沉重与无情,嫁接上良知与善念,我想把那位身着唐服,跋涉三年进藏的文成公主当作至亲至爱。为郁结在其心中的大义与柔情感念,那是多么壮怀的一种别离,在唐蕃古道上留下传奇与爱情的千年佳话。
           为使你的英勇热血和雄心,注入更多的迅捷与驰援,我把自己的一架白骨,摆在这塞满风声的河谷。让我的血性得到更充分的呈现,追随鹰的翱翔列兵布阵,移动雪峰乱石举旗纵横,使上苍赐予你的功勋,得到更广袤的颂扬。多添加几根白发支撑起岁月的瞩望,使你的幽怨与怀乡,被这方多情的土地招安收魂,满含泪水的眼眸里升腾起更多的欣喜与自豪。
           红河谷,我想把声声鹰鸣,视作大地袅袅的思绪。让漫卷山河的狼烟,煨热我血一样滚烫的诗句,为一场旷世的战斗,奉上血色烈阳与我的爱与忠诚。我向神性的山川起誓,这里只诞生一条河流,这里只养育一个民族。



    玛旁雍措


           把朝觐你的目光放进星汉云海,从心里取出一片深邃的蓝,成为天空的部分。把追随季节而来的花朵,留给寂寥的旷野,我归于风挥动的五色经幡,皈依于某个光芒照耀的时刻。
           把自己放低,低成一粒尘埃。让尼玛石上泛着月光的佛语,在人间与人心间搭起一座桥,让经过你身旁的人心怀感恩,魂魄干净。雪峰上经年不化的落雪,像我们搁浅的爱情,等待温情抚慰。青石遍布的岸畔上,格桑花省略去灿烂,以沉静朴素清幽的身姿,露出时光沉淀的锋芒。
           没有人可以预见未知的路上,将与什么邂逅。一棵草、一座山,一个被阳光拉长的身影。如同此刻,我站在你一片汪洋的蓝中,与浩淼水波一起澄澈明亮。水流濯洗过的时光已经老去,如岁月皴裂的封面老气横秋陈,少了青春灼灼的火焰及汩汩的鲜血,少了恰年少风流激扬文字江山任吾辈纵横捭阖。
           长天丽日一起埋藏在你的怀抱里不动声色,唯有云朵像放逐的影子飘来荡去。我无法知晓善爱,会不会发芽,长叶,开花,结果。但一定会枯萎,凋零,碾作成泥。如今,我心怀东风,身负白鱼和锦鲤的时光,从云端垂下诗歌的梯子,解救久困石头里的人。用炊烟将人间的生活送上云霄,将一些云淡风轻的光阴写在文字里,将一段情话写成云水流长,用三味烟火修练成禅。
           带着那份向往神鹰的情怀,带着半亩花田的桃源闲适,等一场花开,等一季风景,让人生百味从这一刻只留美好与期待。原来,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程馨香日月,住着一个灵魂信使,住着一泓撼动心魄的清泉。人生本无欲,为何惹尘埃。湖水清雅,梅花的琴韵上浪涌涛舒,菩提树下有明月清风的香,那是你在开花结果。无边风月,像一块镌刻一生的墓碑,唯有慈善与爱才能换取一生一世的誓约。
           靠近些,再靠近些,让你这深入骨髓的幽蓝,植我于珠穆朗玛雪顶,一生瞩望一片蓝天。植我于阿里绝域荒野,一世只守护一朵白云。植我于你的祈愿的仁慈中:只愿,这一程山水,别让我等白了青丝,等旧了时光,等老了人生。



    冈仁波齐


           俯下身躯,我听见骨骼的脆响。热心贴近热土的那一刻,灵魂如风吹熄离离原上泛起的绿意。冷雪搁在高寒的峰顶同云朵交融,作为灵魂信使,蹲在岩石上的秃鹫,眼含看透人世苍生的目光,喙上滴落的落霞残阳,可是我最温热的那一滴热血。
           天地之间需要精神的仰望作为砥柱,让信仰垫高的目光找到定格的坐标。一场禅心如水的梦,在你辽阔博大的心中掀起波澜,向你靠拢的顶礼膜拜如茗香入水,温润着朝圣者的心扉。你端坐在白雪拥戴的群峰中央,神情溢满着肃穆凝重的慈悲。我把骨头交给热血,只捧一颗心切切而来,只为求的与你席地而坐,说来世与过往谁将永恒地存于天地。
           我试图说服自己掉头离开,但一个命定的缘,让我不辞万里心怀感激地赶来朝觐。我无法知道在这个世界你已默立了多久,我也无法期许你能让我读懂多少未知的结局,但我坚信落满你整个头颅的雪,一定是一种启示。彰显出的生命的厚重,足以让我用一生来体味幸福与痛苦的差距,足以让我明白,活着不仅仅只是为了活着。
           我用半生的时间同文字交搏,努力通过这些会呼吸的词句,让我更好地呼吸,让那些爱的光泽鲜亮饱满。冈仁波齐,人生其实像你一样,在重复中叠加,在轮回中重生,唯一不变的是我们永远都无法知道最初的模样。你用过去与未来堆积出一座山,接纳香客不远万里来朝圣,我用半生积蓄的热情,携带着明月清辉只为与你邂逅。
           一重山水,半卷清风,当心缘走过风尘道场,你指引的灵魂在旷野上踟蹰蹀躞。不问前世是否一朝一夕的叠加,也不问今生是否是一月一年的汇聚,任凭岁月淡去的记忆,在一颗波澜不惊的心底,铭记住一座山,在雪域圣地养育的善念慈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